【原创一帖更新】丽江故事(大研古镇的日子)引子

[复制链接]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2016-11-7 21:23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红袖添香首发外网多有剽窃,本站为家乡网站首发!!!

丽江故事(大研古镇的日子)引子

亲爱的猪:   


看完这封信之后,你不要生气。但是,我想告诉你,其实你错了,我爱你!


来到这个小镇,我是想找一份真爱而来的。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我爱的人。和你在一起的日子,我很快乐!是发自心底的、最深处的!生气时、不开心时、烦躁时,在你身边我会感到一种温暖。这种温暖让自己感觉像是睡在母亲怀中的婴儿。


你的心是细腻的。虽然在和你出门逛街的时候,你色色的看着穿着性感的女孩,还在我面前夸她们,我的心里产生怪的的滋味,真想把你拉到墙角狠狠的打一顿。可是,你却让我不忍心下手。你这个“狡猾”的家伙,尽然会说:她们虽然第一眼看的漂亮,但没有我好看。这样的话把我打垮了。   


其实,刚和你见面的时候,我是装的,也喝了一些酒,还在身上撒了些。然后选择了好几条路最后决定在那个比较安全的街角,因为那里有个监控探头。当然,这个方法我是做了准备的,手里拿了喷雾剂换了轻便、结实的皮靴子,害怕遇到真正的色狼。我可以喷了他的眼睛,再狠狠的踢他一脚,逃跑。   


早就看到你向我这边走来,我心里也是害怕的。后来听到你讲话了,初步觉得你还是可信任的。因为,远远地看见你在哪里左右张望,小心翼翼的走过来。想必你一定认为这是一个设计的抢劫现场吧!这说明你现在的生活经历是较成熟的,会考虑、分析。   


我佯装醉了站起来,走向你主要是看你会不会躲避。这种参杂有很多怀疑成分的状况。谁知道鞋跟卡在石缝里,让自己摔倒了。幸运的你扶住了我!你的行为让我感受到,我可以试探着进行第二步计划。有了这样的想法,我有些激动、又有些害怕,心跳得好快。不知道,你在偷看我的时候,发觉没有!(呵呵,先不要生气,往下看!)   


经过我们身边的人们说的话,我也听见了。你这个死心眼得家伙,居然把我又扔在路灯下走了。那时我的心里好难过,真的。我只能重新靠在路灯下,问为什么?但是,你这个家伙居然又回来了。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暖暖的,真的。(嘿嘿,你不会是良心发泄吧?)   


当你把我背起来的时候,我的心跳又加快了,不知道你感觉到了吗?于是,我在你背上走了一段路的时候,说了一句:讨厌的家伙!可心里是甜甜的。(我知道你是好人。后面和你在一起的时候,也证明了呀!)没想到你这个家伙会听到,又放我下来。我以为露馅了,好担心你又甩下我。我好担心,闭上眼睛,很紧张的在等待,想知道你会怎样?没想到你会站在一个酒醉人的位子上考虑问题,粗中还有细嘛!听着你自言自语的说话,我真的想笑。   


背我一定很累吧,不然你不会说自己,是亚健康的!但是,你第一次放我在石台阶上休息的时候,真的撞疼我了。那时,我有些生气了。不是因为你没有拉住我,是真的疼的。我是想自己揉揉的,结果被你这个“色狼”抱在怀里……你帮我揉,我只能装下去了。呵呵,不过很舒服。你脸颊好热,好多汗。但是你说的话:“真对不起,对不起!后面,一定注意,不会再让你受伤了。”将我的顾虑打消了,融化了我。我还哼了一声回答你了,被你又听到了。不过还好,我的眼睛被头发遮挡住了,你没有看到我看你的眼睛,是笑的。你再次背我在你的后背时,我紧紧的贴在你的身上,好温暖的,真的!我幸福的哭了,你不知道……   


后面你又自言自语说的话,我听到了,还打了你。我没有用很大的力气,你不会很痛吧?你再次放下我的时候,我以为我会因此,该说再见了。可是,我眯缝着眼睛看到你傻乎乎的样子,我真的想笑。我憋住了。你背我的办法是很好的,可是勒的我的腿都麻了。可能是我真的有些醉了,吐得东西溅到你的身上了,真的对不起!那会真的很难受。   


你这个家伙到最后了,竟然把我扔在房门口,气死我了。刚站起身想要看看你这个家伙怎么了?你的耳朵很敏锐嘛!居然,听到我鞋子发出的声音。不过,看到你懊悔的打自己,我真想阻止你,说你傻。可我忍住了。你的床真够大的。是自己铺的吗?睡在上面很舒服。   


色鬼,开着灯看了我半天想什么呢?一定有很坏的念头吧!另外,洗澡的时候不要不关门,被我看到怎么办?(嘿嘿,我没有偷窥,你也不要害怕。)是怕我拿你的东西吗?不过,你给我脱衣服换衣服的那段时间,我真的害怕了。我借助要喝水,趁你倒水时拿出了喷雾器藏在枕头下。   


都快看到我的内衣了,见你还要换裙子,我只能又装作要吐了冲进卫生间。我不是故意要把你刚换的衣服,弄湿的,是害怕……我的脸颊好红、好热,你一定看到了。谢谢你的新保暖内衣很温暖,真的。你又为我擦了脸颊、胳膊,还给我擦了脚,将弄脏了的衣服,全部洗完。我哭了,是感动的……   


借着,窗外的灯光看着你蜷缩在很硬的沙发椅上,我又哭了,你不知道。  


后来你写的留言条我一直保留着。   


你真是一个有贼心没有贼胆的家伙。知道为什么这样说你吗?那次,在电梯间吻你,通过你和我背后折射的镜子,我看到你铺开的双臂和那只随着接吻时间增长,“崩开”的五个手指。我每每想起来都会笑的,控制不住!   


还有,…………   


还有,那次你约我去吃火锅,我换了性感一点的衣服。瞧你,火锅吃了还不到一半,真的流鼻血了。让周围的人都看到了。你真够,夸张的。呵呵!(我知道,你是热的。是火锅的原因,也或者是看到我……哈哈!笑死了!)   


还有,…………   


你说我很漂亮,又有钱,应该找一个门当户对的。你真的好傻,难道我喜欢你,你看不出来吗?有一种酒一点点就能醉人,有一种爱一点点就能温馨。有一种人相遇后就难舍,有一种心只要不见面就很想念。你往往躲在那里偷偷的爱我,其实我一直在等你过来说:我爱你,你知道吗?   


你送我上飞机后,我一直不舍离开。这封信我想给你,几次拿出来了又装了藏了起来。难道,你不能将你想说的那三个字说出来吗?你真笨,让我着急,让我恨……   


其实,你想得太多了,我同样会为你了放弃很富裕的家庭生活背景,我会因为你在身边而幸福。   


其实,你错了,我爱你!   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7 21:27:16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三 于 2016-11-7 21:31 编辑

丽江故事(大研镇的日子)相遇1


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什么会做了一个关于鲜花的梦,明媚的阳光下好多盛开的鲜花,不知道什么意思,代表什么?

早晨起来,洗漱完毕。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会打开那个红木的小盒,里面躺着一把梳子。看着它,想着她,渐渐的浮现起……


DSC_0414.jpg



(一)相遇

拿着半温的炒饭匆匆的走,转过几条嘈杂的巷子,突然安静下来。这是大研古镇的特色,繁闹的拐角等待着的是安静。


每晚,都经过一个巷子。一排长长的、昏黄的路灯,不是很高的悬挂在那里。


“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!”看着繁星,看着那月亮就剩下一丝,挂在那里,心里感叹着。又恍然念叨着早上的信息:“我来了,你要带我,陪着我!” ……


原本很贪心的想到,她会来,她一定会来。带着她,牵着她的手或者搂着她的肩膀,走在这条的路上。亲昵时,在她不注意那刻,趁迎面有人来时吻她一下。她,红了脸,羞怒中被她捶打……


这期盼的日子近了。反而,越发的担心。可是,往往这计划终究不如变化那样的完美。又接到信息:“我有事情来不了了。”心情,犹如没有保护的攀岩者,脱离了仅有的保护绳索。难免产生责怪的心情,如风般袭来。怪她,不守信誉;怪她,不早告诉自己;怪她,……但是,后来安静下来,细心的站在她的角度为她想想。其实,都怪自己太想她了,我是喜欢她的。才会,不理智的去责怪她那么多。


她,很传统的女子。“会为了你,我会放弃一切。”这个曾经她亲自说的话,淡淡的浮现在耳边。这般温暖,驱走了夜的寒。不能怪她,她并没有不遵守信誉,而是现实的事情将她束缚。不应该将私欲的种种压力,再次打压在她的身上。何况,我还是喜欢她的。


再转过下个街角,离租住的家就不远了。然而,平常这个时间只有自己经过的这个街角的路灯下,却多了一个身影。我下意识的摸摸身上的钱包和手机,又按了按腰间的多功能刀,慢慢地走了过去。目光不断的看着路灯下的身影以及周围的暗处。其实,回头走另一条路是可以的。但那要转个大圈,浪费很多时间。“应该没什么吧!”心里壮着胆。越近了,我将刀也悄悄的打开。待在路灯下的身影,晃动着站了起来,我准备着……


“你好!这么晚了还不回家呀?”我注意到只有一个人的时候,才放下心来。一个身穿长裙的女子,从路灯下缓缓走来。快到面前时,脚下的高跟鞋被顽皮的石缝卡到。她哼了一声,身子一晃,倒了过来。我下意识的伸手挽住她的同时,一股淡淡的香,混合着酒气窜入鼻孔。她的面孔是不熟悉的,有一些调皮,有一些试探,有一些善意的渴望。


“喂!你醒醒,你醉了,你在哪里住?你的家在哪里?”我询问着昏迷的她。仿佛这些都是徒劳,靠在肩旁的她没有任何反应。我向四周张望,远远的有人来了。我第一反应是抢劫,自然又将手放在了刀上。等待着……人影,近了。看了一眼我和她,然后又走远。远远的听到他们轻声笑语“那小子的女友真漂亮……”欲争辩,他们却已经走了很远。无奈,我将她抱起又放在路灯下。心想还是少点事,走吧!


已经走了很远,可以说已经看不到她了,心里产生一丝莫名不安。良心又开始打架。仿佛两个对立的人在那里争执,善良最终占了上风。“能留她在那里?”自言到。转身又回去。看着躺在灯光下的她,蜷缩在那里。心里似乎有些东西在抓挠自己。思考了半天给了自己一个理由——就算自己“色”吧!她又醉了,万一遇到什么不好的事情怎么办?要不自己占个光(窃窃的笑),隐隐的在胡思乱想。又好像有人打了一下自己恍然清醒过来。算了,带她回去吧!又不是没有被冤枉过。我来到她身边将她背在身上,向家进发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7 21:37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老三 发表于 2016-11-7 21:27
丽江故事(大研镇的日子)相遇1


续上文—— (二)相遇2


深夜里,就这样背着一个酒醉的女子。不知道,是我走得太快了还是她真的还在酒醉中,趴在肩头的她嘴里嘟囔着什么……
“喂!你醒醒。”我又将她放下来,摇着她的肩。她的眼睛依旧闭着,我又用手轻轻地拍打着她热热的脸颊。
“唉!不能喝酒,还逞能。看来又是一个被伤到的人。”我无奈的笑笑,再次将她的背在身上。

psu.jpg

小小的大研镇子,每天都有一些因为这样或者那样的事情而来疗伤的人。自然,少不了美女和帅哥。男的醉了喊叫或者打闹一番,女的或者同样打闹一番,又或者如同我背上的她一样安静,在安静的时候偶尔嘟囔几句,听懂又听不懂的话。


还有一段路是上坡,因为背着她走的格外慢,还需要时不时的将快要滑落的她向上抬一把。累呀!估计是自己老是坐在办公室,活动减少,处于亚健康了。可是,自己并没有老坐在办公室,每天都是走路。作为一个外景摄影美姿师加导拍,活动量远远超过任何同事。


“唉!是该锻炼了!”我自言自语着。
“嗯,……”她嘟囔了一句。
“嗯?!”我突然站住,又抬了抬背上快要滑落的她,听她要说什么。万分之一秒后,自己又笑了,喝醉了的人说酒话就是这样的。又将她向上抬抬,弯着腰摇晃着向前行进……


很热了,我寻找了一个纳西院前的石台阶将她慢慢放下。将自己的外套解开,就在此时她向另一侧倒过去。虽然我很及时的拉住,但她的头碰在石台阶上那声闷响还是被我听到了。我迅速将她抱在怀中,用仅有的手机荧屏光查看是否伤到了。也许疼了,她哼了一声流下了眼泪。用手乱划乱打。为了避免再次受伤,我将她抱在怀里。用手帮她轻轻的揉着,她的额头贴在我的脸上,热热的……

渐渐地,渐渐地,她又平静下来。看着又沉静下来的她,不知道怎的心底里浮上一丝愧疚。毕竟,是我将她放在这个石台阶上碰到的,十分歉意。
“后面,一定注意,不会再让你受伤了。”我对着酒醉的她说道。
“哼……”刚要拿放在身边的外套,她又哼了一声。
“你醒了?”我看着她,乱蓬蓬的长发遮挡着她的脸。
又是,恍然大悟,酒醉的人怎能控制自己的平衡。又是,轻轻的笑自己。我将脱下的外套盖在她的身上,又将她背起。她的脸颊,贴在我裸露的脖颈上,热热的,湿湿的。她的长发随着我的挪动的步伐,渐渐的从背后滑了过来,轻轻的摸着我的耳朵、脖子……


说实在的,现实生活中在女生面前,男子们都在互相逞能。目的只有一个,博得红颜青睐。背在身上的她虽然不是很重,可是走了这么久真的有些吃力了。
“你呀,真是一个瘦肉型的猪。”我自言自语的说。
“讨厌……”她突然说话,又似乎在打谁挥动着拳头打在我的头上,虽然很轻但是我以为她醒了,又在一家纳西民居的石台阶上将她放下来。撩开挡在她面前的长发。
“喂!喂!”我擦了擦额头的汗,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脸颊。
“唉!又是醉话!你呀,喝死算了。我最讨厌喝烂酒的人。我女友要是像你这样喝酒或者在抽烟的话,我早就翻脸了。”说完想想,我又犯病了,她喝醉了。又傻傻的笑起来。
“你是我的冤孽。呵呵!”看着靠在石壁旁的她,我自嘲自己的愚蠢举动,竟然和喝醉的人讲道理。也罢!正好休息一下再往前走50米就到我的住所了。
又将她扶起背在身上,先前总结了经验。我将她的腿夹在腋下的时候,手指抓住了皮带这样我就不用老是抬着她的腿。完全将她锁住,只是在她滑下来的时候往上一抬。


很多时候都是目的地就要到了,却功亏一篑。体力上真的有些耐不住了,晃动的幅度也大了。好不容易挪到门口正要掏钥匙,背上的她突然动起来,手使劲抓在我裸露的肩膀上,胳膊支起身体来。我刚要准备把她放在石阶上,她便吐了。浓烈的酒味混合着一些乌七八糟的东西,还好只是在衣服和裤子上,而不是灌在自己的衣服里。


急忙将她放下,摔摔酸痛的胳膊。又取出身上自己都舍不得用的一包湿面巾,帮她擦了嘴唇,清理了粘在长发上的东西。又抱着她,打开院门笨手笨脚的上了楼。到了房门口实在是抱不动了,将她轻轻地放倒她,让她躺倒在干净的地板上。手,哆嗦着打开房门,两步冲在足可以睡三人的大床上,我觉得此时此刻这是最幸福的事情……


没有拉窗帘,窗外的路灯直接照射进来,和卫生间一样都可以透射进来,只是卫生间的玻璃是很朦胧的马赛克玻璃。平时自己是不拉窗帘的,又在二楼周围没有更高房子,用电自然也就很节约了。被别人看到那是更不可能的事情了。似乎自己是睡着了,又很模糊,很模糊的好像听见有皮鞋的声音。呀!突然想起来门口还躺着一个人呢!迅速起身,房门没关。来到门口,她还睡在那里。看着她,我用手掌使劲打着自己头,俯身。


“真的对不起,太累了。真的对不起!”心里异常的不是滋味。将她抱起来。她的双臂搂着我的脖子,我能感觉到她快速的心跳,还有软软的,暖暖的……
把她放在床上,自己似乎清醒了许多。去喝水。一弯腰,闻到酒味。忽然想起进门的事情。打开床头灯一看,衣服、裤子要洗了。再看看床上的她。嚯!还真有些周海媚的样子。
“呀!嘎嘎外套也该洗了。”自己的身上“物质”还是比较丰富的。想着她已经喝醉了,不方便挪动,以免再“现场直播”。还是,自己先去清洗吧!明天还要上班,身上的味道不好,又要被有洁癖的领导说了。


独自进了卫生间。还好,太阳能的热水很烫。换了拖鞋,关了卫生间的门。刚要淋浴,突然想到自己的东西还在桌子上放着,虽然她醉了不会有什么盗窃的事情。但是,自己还是担心,毕竟是一个不熟悉的人在房间内。想了想把卫生间的门还是打开好些,顺便可以听到房内的动静。至于是否会被“艳门”,管不了那么多了,酒醉的人应该不会起来。


淋浴毕,精神好了很多。正要准备睡,看到她还睡在床上,身上的衣服需要换,这下可难为了。怎么办?要换外套。那需要脱……这要是让别人知道还了得。不换吧,这个味道在房间内真的不好闻。想到这里,又看看表,快12点半了。也罢!反正没有人看到。
“喂!”我试探性的轻轻地拍了拍她的了脸,确定她没有反应。转身在行李中找出一套外衣。
“喂!我不是想那个,我只是给你把外套换了。那些东西的味道不好闻。你的外衣也需要换换。首先声明,我不是想沾你便宜,更不是耍流氓。”我这次是认真的对着她说,不管她听得到听不到。好容易,给她把外衣脱了。又把被子给她盖上。刚把衣服扔进卫生间出来,听到她要喝水。倒了开水,又怕太烫兑了冰水,让她喝下去。还未坐稳。她的手又抓紧我,经过前面的经验知道她又要吐,迅速扶她到卫生间。又来一次,她又摊睡在湿湿的地上,衣服又湿了……
“哎,我说美女,你不要引我犯罪哦!”我无奈的说着。又把她抱回床上。看着她,无奈的摇摇头,把前天刚买的米黄色保暖内衣拿了出来,转身。
“你够毒的,湿纸巾我舍不得,你用了。这衣服我还没有穿,你穿了。你真是我的冤孽。”我喃喃的说着。又开始给她脱。我承认,我有些想方法了。因为,在退去她的衣服后,女人独有的体香让我有些魂不守舍。毕竟,她只剩下内衣了。然而,潜意识里总是有些克制,帮她穿好我买的新保暖内衣。又倒了热水,帮她擦了脸颊、手臂以及刚才踩了冰水的脚。拖着她的头放在枕头上,盖好被子。并把湿了的床单摔在地上,转身看到灯光下。她,流泪了。想必,做梦了。又去取毛巾帮她擦去泪水。


收拾好了这些,看看时间凌晨两点差十分。被子没有了,还好自己卖了睡袋,还有沙发椅。关灯时,无意间又看到她的脸,红红的……只是停顿了一下,彷佛几个世纪。要不是自己使劲的挤弄了一下自己的眼睛,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脸……


早上被手机的温柔闹铃叫醒,看着她还在睡。虽然,霸道的一个人斜着身体占据了整个床。但是,很香,睡的很香。因为,我看到她咬着自己的手指。时针快指向八点半,我匆匆洗漱。临走的时候,我又犹豫起来。我是叫醒她还是走?算了吧!让她睡。但是,贵重物品我是要带走的。又留了纸条:

你好!
  你醉了,我背你回家。我不知道你是谁,因为我没有乱翻别人包的习惯。另外,我把你的衣服换了,也洗了。但是没有干,在楼顶的平台上。你可以穿我的衣服,我已经放在桌子上了。还有,昨天晚上我没有对你做什么。这是我的电话136*****如果发生了我会负责。但是,诬陷我,我也会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。房门钥匙,我放在衣服旁了,请你锁上门后放在平台上第一个花盆下面。谢谢!如果碰到房东来了,你就说是刚来看房的。(一般她都不来)。好了,照顾好自己。没有给你的洗漱用具,但是桌子上有口香糖。我的洗脸毛巾你可以用,只要你觉得不脏。
              我不是好人也不是坏人,我只是一个默默无为的人(呵呵,我的名字长吧。)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2016-11-8 09:4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有没有后续呢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8 09:47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
有。等忙完上传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2016-11-8 09:47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;P写的不错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8 11:11:13 | 显示全部楼层

丽江故事(大研镇的日子)3 被当“贼”抓

本帖最后由 老三 于 2016-11-8 11:38 编辑

红袖添香首发外网多有剽窃,本站为家乡网站首发!!!




晚上,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走了。平台上晾晒的衣服已经不在了,换成了一张床单。回到自己的房间,很干净。这个女人还算行吧!将屋子收拾的很整齐,让我一时不太习惯。躺在床上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心里空牢牢的,昨天的有些画面偶尔在眼前闪过。


psu.jpg


嘿!笑了一下。起身,进了卫生间。正准备洗漱,模模糊糊看到镜子旁的瓷砖墙壁上好像写有字。打开灯(字,好像是用眉笔写的)——那个谁(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)谢谢你!我醉了,我知道自己喝醉了。迷了路,坐在那个路口想找个人问问,好久没人来。当时,我的头被“撞”好痛呀!可是,醉了走不动了。谢谢你背着我回到你家。你留下的字条我也看到了,我相信你。保暖内衣很舒服,就是稍大了些。不过你买的衣服颜色,我觉得我穿比较适合我,我算是霸占了吧!(一张笑脸)还有,你的房间很乱帮你收拾了一下,可是我什么都没有拿。还有你的拖鞋破成那样了,我给你买了两双算是补偿。(一个插入符号:还有,给你买了一双新的牙刷和牙膏。)

签名是英文,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是什么,咱就是吃了不会英文的亏,人家说我“PIG”我还认为是夸我,回一声谢谢。我拖着自己的下巴,审视着文字。心里好像有一种滋味,说不出来,但总觉得就在那里。好像,一大杯纯净的水里滴入几滴蜜。(可惜的是淋浴时飞溅的水滴将字融化了,没有拍摄下来。)

就这样逐渐沉静下来,和很多来到大研古镇的人一样,算是艳遇吧!每天依然和小猪猪发着短信。其实,猪猪并不是说我的女友笨或者胖,而是我觉得她虽然没有像模特那样“纤美”,稍胖一点的她,健康。或者更色一点的说,搂着她的腰,手感好些。太瘦?!不行!我对活着的“人骨模型”不敢兴趣。

躺在床上想着发生的事,心里还在回味。猪猪发短信过来说睡不着,和她又说了很多“八两花椒炒二两肉”的话。想起来猪猪还是很好的一个女孩子,虽然人不是很漂亮的那种。但是,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会一眼看到她。不过我觉得我不光喜欢她的人,更喜欢她弹的一手好钢琴。还有,忽然想起来记得某次吃饭,因为天气热我贪嘴多喝了啤酒,撑得肚皮圆圆的,怎么看也有四个月了。她怕我走在路上难看,一只手掌摸在我的肚皮上,热热的……

星星什么时候撒进窗来,明天又是一个好天气。对了忘了告诉自己:“今天我很累,但是我很开心。明天,我将继续努力。”不知道,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习惯。但是,当这句话自言自语的说出来。仿佛,今天的劳累化解了很多,渐渐的让自己进入了梦乡。

来到这个古老的大研小镇。在适应了气候、同事关系后,渐渐的安定下来。上班的时间不像原来的单位要很正点的打卡,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可以请了假,去这个古镇的小广场晒太阳。或者,装模作样的拿一些宣传品,在没有外拍又无聊的日子。假借外出宣传的口号出门去走古镇的巷子,看奇妙的影子或是落在巷子拐角处的阳光。

这个醉酒的女子,走了后那种本性的萌动渐渐的平息。好像,压根没有发生过一样。渐渐的安静下来,和往常一样游走在熟悉的巷子里,尽量让自己“迷路”。然而,在路上会发生一些微妙的事情。因为,在异乡工作自己总是节省很多。有时,路过古镇的忠义市场会站在诱人的水果摊前,稍稍停顿一下。其实,自己还是有能力买的,只是觉得在坚持走两步就到办公室了,可以去喝茶水。节省下来的钱,可以为心爱的人买更好的东西。往往就这样盘算着走了,恰恰快到办公室了,身后有个孩童拿着两颗红红的果子叫着:
“大哥哥,有位姐姐给你的。让你吃,但是不要问谁?”说完匆匆的跑了。
“喂!小妹妹……”囡囡的身影已经消失在流动的人群里。

就这样拿着两颗火红的果子,不知道说什么?慢慢的在手中辗转。就好像蔡琴唱的《六月的茉莉》中那个美丽的女孩子,每天早晨都会在自己的门台上收到一支白色的茉莉花。总在不经意间收到这样或者那样小孩带来的水果,好像给我的东西的这个人很了解我。做的事情,好像觉得是自己曾经给她去买的那副蝴蝶耳钉一样,不用言传却已经意会了。

今天,穿着单位的长袍风衣戴着长檐帽又借故拿了相机去古镇的巷子。或者说我是想“侦查”一下这个神秘的人。沿着上山的路,高高的石砌地基支撑起一座座木质的房子。不过很多原住居民的房子已经变成了客栈。原来的味道被渐渐的“商业开发”了。晒得发青的石板路,缝隙中长出一些知道或者不知道的小花,偶尔被风舒展,似乎能听见它们开心的笑声。

在客栈的凉台下石块堆积的路基,形成一个台子。坐在这路边的石台上,可以看到不算很大的一片瓦海,脚下流过的溪水是山顶的融雪化成的身体。不知道是哪个客栈放着王菲的《红豆》,隐约中参杂着几个女子的嬉笑声:
“你都看见了呀?”有个女人问着。
“也没有全看见,卫生间的门是开的。我是通过书桌上的镜子折射看到了一点。”有个女的回答。
“谁信呀!孤男寡女的,又没有别人,就是全看见也是你自己知道,哈哈……”
“啊呀!**姐(没有听清楚名字)你才坏呀!”
接着继续是嬉笑和追打。呵呵!我听了后也偷偷的笑着。其实,女的和男的一样都很色。只是,男的会外在的表达出来,而女的只有在知心的朋友面前说出来。这是人的本性。

太阳暖暖的晒在身上,哗哗的水声让自己牵引进一个似醒似迷意境里:一个抬头就能向往、朝拜、解脱、释放,低头可以歌舞、笙箫、恩怨、欢笑的地方。如此,自然、宽厚、包容。让无数人来了又来,来了不走。这座城,就像个市场一样是我们不能脱离的凡尘。而身边下的五花石板路多少年才能才踏出今天的美丽光泽。
“呀!”突然被东西到头部,一个激灵。一件文胸带着木质的衣服架子顺势弹落在溪水中。
“快!抓住它!”有个女子在凉台上探出半个身子,向我挥着手。
“哦!好的。”由于是逆光我没看清楚她。迅速爬了起来去追掉在水里的内衣。
水流比较急,想要捞着还需要使点力气跑跑。我在前面跑着追,这时就在身后那个女的也冲了出来喊着:抓住它!抓住它!

眼看着,衣服随着水流在前面的三叉路口,转了弯。虽然对整个古镇不是很熟,但是就目前这个流水的方向,再要是捞不着,这件衣服可能就要被冲进大河里了。拐过三岔路口看到那件淡色的内衣还在漂着,我加快步伐。相机在胸前碍事我裹在衣服里。
“抓住它,抓住它。”女的还在后面喊着。
“抓住他!抓住他!”突然身后有几声男子和女子的声音。心想有人帮忙捞了,还是好人多。没有理会,继续追着。
眼看着前面就是大河的入口了,我可是拼了命的追。身后依然有人喊着“抓住它”。就在此时路边突然冲出来两位兵哥哥,将我扑到。还没明白过来我的胳膊就让强制反拧。后面的一体群人冲了上来,把我的相机取下来。接着,拳脚落在身上……
“你们别打,不是他……衣服……抓住它!”女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过来说。
“别打他,衣服……我的……水……水……”她指着溪水的方向。

顺着她指的方向众人看到远处漂在水面上的衣服,众人很尴尬的将我扶起来,拍打去身上的尘土。凡是动了手的人,有的挠着头,有的焦急、愧疚的相互看着。两个兵哥哥更是尴尬,不断地询问着我:
“大,大哥,没,没事吧!”
“你,你们觉得。我,我能没事吗?你们TMD下手前,问问呀!呜呜!”我疼得眼泪都出来了。
“你这个女的,也真是!一件破衣服掉在河里,喊什么不好,非要喊‘抓住它’我们以为人家偷了你的东西呢!”有人说着。
“就是,就是。喊什么不好!”有人附和着。
“兄弟,没事吧?哪里疼?我这里有红花油,来给你擦擦。”一位大姐说着,取出包里的红花油动手就给我擦。
“唉呦!喂喂喂!大姐轻点。哎呦!喂喂喂!”我叫着。
“这样才能消肿,忍着点!”
“误会,误会。兄弟对不住,晚上我请客给你压惊。”一位男士说。
“不好意思,我也打了。晚上我来请。”另一位说。
“对对,我们请你。呵呵不打不相识吗!”兵大哥说。
“哈哈,对呀!”众人附和着。
“谁的衣服呀,这么小。我用拐棍捞起来了。”有位奶奶过来,手里拿着女子的内衣。
“我……我的。”女子不好意思的回答,一把抢过来藏在怀里。
“哈哈……”众人笑着。
我这才觉得这个女子好像在哪里见过,只是看不清,眼镜被打掉了,眼泪还在眼眶里。傍晚,那个女子代替我去了单位放了设备。(单位同事羡煞的目光,以后再说。)夕阳里,我们并排走着。我的臂膀搭在她的肩膀上,她挽着我的腰。几次我都想看清她的脸,可是她的头发似乎是在和我作对,老是阻挡着我的窥探欲。我们一句话也未说,只是走着。

晚上古镇市场的一家小餐馆,凡是“动了手”的人都来了,这场陌生的聚会就这样拉开。兵哥哥换了便装,提了两瓶好酒;有对夫妻,拿了一盒食品,说是从家乡带来的;有两个男子,买了好大的猪肉肘把子;还有,一位男子,拿了一件衣服。
“兄弟,对不住。你的衣服破了,我买了一件。不知道你穿多大的,我就按照我大小的买了。你穿上试试。”
“哦!”这让我觉得反而不好意思了。
“这件外套够大的,赶上风衣了。”我穿在身上,说着。
“哈哈哈!”众人笑着。她也笑了。
一群来自各地陌生有熟悉起来的人们坐在不是很大,甚至有些挤的餐桌旁。相互介绍着自己从哪里来,以及更多的对我的歉疚和对她的责备。不过还有更多的是说就因为这样我们有缘在一起。她始终坐在我的身边,帮我夹菜,我帮她挡酒。大家都喝了很多酒,当地的梅子酒,外地的白酒,又喝了啤酒、葡萄酒,五花八门的话题,直到大家在浓浓的夜色里,散去。

回家的路上,我醉了,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喝了。明亮的月光,柔软的扑在石路上,踩在上面似乎软软的。我的晃荡着身体,很“霸道”的搂着她,她依然搀扶着我:
“喂,那个谁。你今天可差点玩死我。你知道不?”我故意借酒撒疯的说着,下意识里想知道她怎样补偿我。
“对不起,我也是一时紧张。”她低着头,回答。
“那你怎么补偿我呀?”我借着酒劲色色问。
“这个……那,这几天我陪你,帮你吧!”
“嗯!不错,晚上陪我睡吧!”我胆子更大的说。
“坏蛋!”她跺了我一脚,虽然很轻。但是正好踩在被群殴受伤的部位。
“哎呦!妈呀,疼、疼。”我跌倒。
她以为我是故意的,走出去几步,装作不理。发现我真的在揉腿和脚的部位,这才慌忙过来,俯下身子。就在俯下身子的那一刻,我抬头想看看她,哪里晓得她的鞋子又被石板路的缝隙卡了一下,一个踉跄。我伸手,扶她的时候。吻到了她的额头,两个人惊慌的躲闪后,凝固在这似乎飘着白色纱雾的月光里……


【友情提示】丽江古镇内还有一个老三,并非本人。实为商家骗骗过往人,愿意上当的飘过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8 11:43:31 | 显示全部楼层
续上文————(四)住在闺房


  朦朦胧胧中被手机设定的晨铃《韵》轻轻地推醒。太阳光已经灌了进来。透过东窗的薄纱,投射到能看清的墙上、桌上,还占据了半张床,把我泡在里面。偶尔听见似乎是扁担和绳索,磨擦的“吱吱”声,渐渐远了。然后像是胶质鞋底轻踩在木楼梯上的“嗒嗒”声。 又打了一个哈欠。做了一晚上的梦,醒来时却一个也想不起来了。

  psu (1).jpg  

  很奇怪,我的房间什么时候拉了窗帘?什么时候墙壁上多了几幅画?被阳光照射到的半个书桌上,怎么有这么多瓶子,好像也不是矿泉水瓶子呀?这衣服架上谁的衣服呀?(没带眼镜看不清)刚猜疑起来,头却痛的厉害。我记得昨天好像喝了很多酒,可惜了那么好的鱼我没吃完。用手揉着眼睛,然后伸懒腰……突然手碰在一个物体上,软软的、热热的,咦!?转头,看见一个人,和衣睡在旁边,长长地乌发铺在我的脸旁,散发着浓浓的发香。可能是冷了,身体是蜷缩着。我将被子给她悄悄的盖上。或许,动作幅度大了些。她,似乎醒了。我迅速佯装还梦里,然后调动除视觉外的任何感知,去暗中觉察。


  身边的人动了一下,似乎也是在揉着眼睛,然后伸着懒腰。突然,感觉到她坐了起来,轻轻地说:“呀!怎么被子全盖着?”“呼!”喘气的声音。我闭眼未动。怕她察觉我还故意哼哼了一声,似乎在做一个很美的梦,然后摆出一个估计很滑稽可笑的“床姿”。因为,我听见她好像是迅速捂住嘴巴的笑声。然后,觉得身上被盖了被子,另一颗心的跳动能听得见。不好,一侧的耳朵被毛茸茸细发,拨弄的奇痒。(我承认这是我的软肋,痒的就要抓狂了。)我咬着牙齿,坚持着。好在就是一会。但就这可数的10余秒我全身的汗估计已经可以拧半瓢了。随后,我听见穿鞋的声音,接着拖鞋的唏嗦声,绕过床,然后轻轻的关门声、水流声。睁开眼,我将被子掀开,凉爽了很多,迅速的用手抓挠着耳朵。额头的汗此刻也渗透出来,用手抹了一把。此时,不晓得哪里传来好像是《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》小野丽莎的。不小心碰到了床头柜上的一个小瓶子,我一个激灵又倒在床上。然后听见关闭水龙头的声音,接着开门、拖鞋声。或许,我的睡姿还是很滑稽,她嘻嘻的笑着。接着被子又被盖在身上,停顿了一会。一股新鲜的沐浴后的味道,似乎勾着小手指抓弄着鼻腔的每一个细胞,我的脸颊上被亲了一下,感觉热热的。继续“装死”,可是她说话了:


  “呀!好热。”感觉到一只手掌,摸在我的额头上,柔软的、香香的。估计自己色了(似乎口水饱满的舌头像青蛙捕捉飞萤般,就这么一弹就能把它含在口中。)真想把这手亲吻一下。
  “糟了,发烧了。估计是被子被我盖了,他着凉了。”她依然自言自语到,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,但是觉得她一定很着急。
  拖鞋声急促的走着,好像是换衣服的声音。我偷偷的睁开眼睛,鼻血差点出来。虽然浴巾包裹着她的身体,可是背部一半都裸露着,她换了衣服出去了,留下我。

  我坐起来想着刚才看到的,偷偷的笑。继而看到她的房间比我住的地方小一点,但是比我的要温馨一些。毕竟,这里是客栈。我起床把窗户打开。嚯!不错的朝向可以看到很远。洗漱,进了卫生间用热水冲洗了脸,用手指头占了她的牙膏,算是刷牙。然后,又用了她的浴巾擦了脸,反正都是潮的。然后,靠在窗户边。古镇,天生是一个漂泊的梦想天堂,不是驿站更不是家园。往往就是这么一个驻足,把自己完全丢在发呆的精神中。
  “去买什么了?”有个女的问着。
  “感冒药!”
  “呀!都把人家弄感冒了!呵呵”
  “坏蛋,走开!”
  继而是匆匆的上楼声。有人开门。
  “哦!你起来了?”站在房门口的她看到我说。
  “嗯!这个……啊呵呵,醒了,醒了。”我有些尴尬。
  “快躺下,你有些发烧。”她关心的说。
  “哦!没关系,习惯了。”我说。
  “听我的,坐下。我给你倒水你先把药吃了。”她拉着我的袖口让我坐下。
  “不用,不用,我可能是热的。”
  “硬抗,不行的。”
  “真的不用,我很好。只是头有些疼,估计是酒喝得多了。”我搓着手说。
  “啊哈,真不好意思,让你受累了。”她捋了一下落下的刘海。
  一小阵沉默。
  “你这间房子,真不错。能看到很远。”我怕僵局,先岔开了话题。
  “哦!这个也是来了瞎转,觉得这里不错就租住下来,打发未休的两年年休假。”
  “你的衣服很漂亮。”我属于没话找话。
  “是吗?今天没有刻意装扮的。前面摸你,觉得很热以为我感冒了,赶快去找药随便穿的。”她回答的也很……
  “哦,只是摸了摸?”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冒出这句话来。
  “啊!这个……”她脸突然间红了,让我也觉得很尴尬。
  “哇哈哈,这个……那个什么,你买的衣服都很不错,很有个性,颜色、质地也不错。”说着顺手,拉了一件衣服。起先以为是裙子的肩带,掉在手里的时候才觉得错了,是内衣。好尴尬……


  在她住的客栈,管理的小妹,已经做好了早餐,放在楼顶的平台上。我被她引领着上了平台,树根做的茶几上被扎染的蓝色桌布铺盖着。旁边,已经坐了几位女士,见到她带着我。相互耳语了一下,在那里呵呵的乐着:
  “来了,就来呗,还带个。怎么?欺负我们几个姊妹,没有带人呀!哈哈哈!”其中一个先发话了。
  “就是,就是。”有人附和着。
  “呀!你们,讨厌。”她冲过去和她们打闹起来,我不好意思的站在旁边。
  “哈哈哈,好了,好了不闹了。吃早饭,行了吧!说一下,看你,醋什么呀!”另一个年龄稍大些的女的说话了。
  “嗨,帅哥过来坐。晚上,累坏了吧!”这个女的招呼着。
  “讨厌死了杨姐,我们睡着了,什么都没有干。”她在辩解。
  “嗯,是呀!我又没有乱说,你自己紧张什么,呵呵呵。”杨姐憋着笑说着。
  “哎!别说了先吃吧,要不凉了。”她又要争辩,被另一个女的打断了。
  “你晚上没有‘欺负’人家吧?”说话的杨大姐,凑过来。一句话问的我,将一块稍大些的冰糖,直接咽了下去。憋得脸红。
  “怎么我说准了。呵呵呵”
  “杨姐,你不要乱说了,他很规矩的。”她赶紧说话。
  “你怎么了?”看我的样子比较疼苦,她过来询问。
  我指了指,放糖的小碗,又指指嗓子。
  “怎么?卡…卡住了?”她睁大着眼睛,我点了点头。
  她赶忙给我倒了温水,让我喝下。旁边的几位大姐投来,杀人的目光。
  “这么腻呀!‘啊呀!乖乖,卡到了吧。来,喝水水。吹吹哦’呀呀!肉麻死了。还说没有……小伙子,我这妹子可有钱,人品也好。你可要负责哦!人家可是真的来找郎君的。”那个杨姐坏坏的说。
  “哈哈哈哈”众人又一次炸开了。
  “你们这些坏蛋!”她羞红了脸。
  或许,是糖块的原因,心里,甜的。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10 14:31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续上文…………(五)美女风景


  不知道叫她什么名字,也懒得去询问彼此间都称呼为“那个谁!”在她住的客栈休息了一天后,虽然没记住她的具体房间位置,但总感觉住在闺房的味道,其实,很……呵呵!窃窃的笑。我还是像往常以一样工作着,但很多事情在微妙的变化着。

psb.jpg  

  古镇里常常有帅男、美女经过,而我在的外景摄影机构正好在一条主干道上。自然,这样的眼福还是有的。对面开了一个茶馆,每每有旅行团队经过的时候,在那里停留一下。我和摄影师老苏就会趴在临街的窗台上去搜寻“美丽的景色”,并且相互交流哪个视觉上漂亮,而哪个是真正的美丽。或者说某个来此的人,他(她)的那种只有古镇认可的装束,突然觉得搭配的很合理可以借鉴。火速取来相机,拍入的镜头内。自然而然中“美女”这个词汇,成了我和摄影师老苏的暗语。不管谁说出来都会稍稍停顿一下自己手里的工作,瞄上一眼。然后互相一望憨然一笑,此间的味道只有各自的心里知道。这种习惯渐渐成了一种默契。有时候也会应用在工作中,比如和早就预约并对我们有一定了解的客人来了。还在化妆,忽然说一句“美女”,然后和老苏站在窗户前啧啧称赞:你看看人家的装束,这淡妆如何出彩,再补上一句看看人的家身材,口水呀!引诱的客人也想看但是因为坐在我们身后被我俩挡住了视线,急的抱怨。有时候实在是想看,才化了一半妆的她们,冲过来非要看被我俩假惺惺挡住,劝阻她看了后会受不了,硬拉回了镜子前。在增加了神秘感后,放手让她们去看,这才知道自己上当了,转身找我俩已经消失了。主管曾师和化妆师媛媛早就笑的捂住了肚子。为此,很多客户被我们的环境氛围所感染,不止一次的来到古镇,成为了我们的朋友。


  说起来,其实现在的这个单位是目前最好的一个团队。曾师,属于是分管(总部在省会)古镇这里的工作,很慈祥和爱开玩笑,一颗年轻心态让她看不出来已经年过半百。惟独就是有些啰嗦。老苏,瘦巴巴的一个人,外表沉默的他,内心总是澎湃无比,真正放开来无人猜出他已经不惑。下来就是我,因为我在这里属于第三个工作者,于是我就成了老三,一个极不安分的因子。如果属于坏人,我估计我已经被“严打”了,可我不是。又不属于好人,介乎于两者之间。媛媛是本地人,后来才来的。因为年纪小,常常被我和老苏用一些逗小妹妹的方式,欺负一下。生气了,然后买点好吃的一哄,又开心的笑了。


  不同的客人来了,基本上都会用“看美女”这招。其实目的并不是真的看美女,而是营造一个氛围。让来拍摄的客人在心理上放下一些紧张的情绪,觉得就是和朋友出门游玩一样。不知道为什么这些日子在“故技重演”的时候,老觉得有一双目光在看着我。忽然有一天,楼下的小妹给我送上来一个纸条,上面说:“那个谁,美女看的多了不好,喝点茶免得干燥。”后来,一个无意间的举动我看见她坐在对面的茶馆里。


  那天,刚好赶上一次休息。曾师和媛媛去了新城区,我和老苏在办公室靠窗户的地方眯着眼睛晒太阳。耳朵没有闲着,隐隐的听到一群旅行团队经过。因为,面对太阳想睁眼很快的看清楚是不可能的,匆匆的回身拿了相机换了镜头,猎取着。一个头戴浅色大沿遮阳帽的女孩进入视线:
  “哎,看到没有?”我没有变换姿势,对身边的老苏说着。
  “看到了,穿得挺时尚的。可惜看不到脸,不要是‘恐龙’就好。”老苏回应着。
  “转过来!”我突然喊了一句。
    
  虽然喊了,但是我们不可能都拿着相机去看,以免被落下“流氓”的印象。两人在喊声落下的时候藏好了相机,佯装还是晒太阳,不过眼睛是眯着缝隙的。女的转身了,可是太阳光太刺眼,没有看清。
  “老三,看清楚没有?”老苏在问。
  “阳光太强没看清。”
  “我也是。”老苏说。
  “要不,我再喊一声?”我有些邪恶的笑着。
  “别,别。”
  “啊哈哈哈!”
  时尚女孩慢慢的走了,就在此时,对面的茶馆里闪了一下光。万分之一秒的瞬间我们猜测到是闪光灯,迅速拿起相机去看。结果是她,就坐在正对面,身边是和她一起住的几位女士。那位稍年长的杨大姐还举起茶杯向我们示意,她又拍了张。然后对着我们指了指,又指了指手中的相机,做了一个鬼脸。
  “老三,你明白她们什么意思没有?”
  “我想,应该是我俩举动已经被她们拍摄下了。”我挠着头,转身对老苏说。
  再举起手里的相机,她们正在付款收拾物件。几位大姐们出门向我们招了招手,她把手里的相机晃着,得意的走在前面。看着她们在街角,转身不见了。我们回过什么神来,似乎有些尴尬和别的味道。
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6-11-16 16:15:43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老三 于 2016-11-16 16:22 编辑

续上文…………(六)搬家
  
  
  房东早早的稍来话说自己的儿子要结婚了,心里也觉得为她高兴。可是,心里也明白我要搬出这个小院,又要在小镇忙碌着寻找住所了。在大研古镇里面找房子长期居住,房租还要便宜,设施还要好的,真得很不容易。好在曾师很谅解这种情况,所以准许我更多的时间去寻找租住地。

263342619.jpg
  
  忠义市场的广告栏有足够的信息可以阅览,抬头细心地看着。突然,有人拍了一下自己,惊魂未定中,看到是她。她,手里提着女孩们爱吃的零嘴。
  “你在干什么呢?”她笑嘻嘻的问。
  “房东儿子要结婚了,我要腾房间。看看有没有设施好点,租费又便宜的房子。”我又继续看着每个信息。
  “找到了吗?”
  “还没有,合适的很少。”
  “我帮你找吧?”
  “你?”我转头看着她。此时,她看着我,眼神告诉我,她很想帮我。
  “好吧!如果有比我原来的还要的便宜的,我请你吃饭。”我继续说。
  “嘿嘿!你说的哦。还有如果找到比你现在住的那里便宜的,还要多加条件的哦!”她来劲了。
  “嗯?你不要吹,小心反过来请我。”
  “一言为定!”
  “好,一言为定。”
  这几天里,为了找到一个好一些的住所,几乎把每条街都走了一遍。古镇的西侧倒是有一个很不错的院子,虽然有点偏远但是很安静。就几家小洋楼,带平台的。风和日丽的时候可以搬一把椅子,享受阳光。如果没人,胆子够大,裸奔也是可以的。嘿嘿……心里这样想着,难免脸部暴露出来,顺手撕下广告,留下备用。
  
  
  和往常一样又来到,忠义市场看租房信息:
  “你在找房子吗?”突然,有个小妹对我说
  “是呀!”我很疑惑的看着她。
  “咦!我好想在哪里见过你?哦!想起来了!你不是那个谁住的客栈的小妹吗?”我突然想起来。
  “呵呵,是的。那个姐姐回去了,对我们说了。正好我们客栈隔壁有个院子,有房子外租。你要不去看看?房租的话,你不要先说。我们是本地的可以帮你谈。”小妹很热情。
  “好呀,谢谢,谢谢。走,去看看。”
  “呵呵,好。我先回去把菜放下。”
  “来,我帮你”我顺势拿了她手里一个足有50公分长的大萝卜。
  客栈里帮她把肩上的箩筐卸下,整理好。正要催她走,她却说等等,有人也想去看看,说完让我在院子内的花园里坐会。片刻,小妹出来,说人家已经在门口了。出了客栈门,街角一个女孩穿着苗族的炫黑银边短上衣,镶着刺绣的黑色水裤,脚上一双千层底的绣花布鞋,很民族。她,来回的张望。看到我们后,笑嘻嘻的站在那里,一副大大的银色耳环藏在过肩的长发里,若隐若现。怎么是她?怎么穿的这样子?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串问号。
  “看什么看?没有见过美女呀?”她见我一直盯着她。
  “没有见过,挺合适的,把身材勾勒的很好。只是突然的这么一变,惊艳了。”还好我比较滑。
  “呵呵,走吧!”她拉起小妹的手,在前面走着。我跟在后面看着她们。
  尤其是她。说实话,或许是衣服有些地方小了,比较紧。但是,恰恰是这种合适,将女性的完美身姿展现出来。对于有点邪念的我来说,这种免费的欣赏很养眼哦。(不能奸笑,低调、低调……)
  
  
  小院真的不错,丁字形的小洋楼。住的地方可以说是一居室,周围没有嘈杂的街道和商铺,三楼的平台除了可以充分的享受阳光外还可以看到很远的地方。可能由于新装修的,房子比较阴湿。客栈的小妹留下去和房东商量价格了,我和她回了客栈。稍后小妹带着喜色回来:
  “哥哥,300每月包水,不包电。行不?”
  “这比我住的要便宜多了。淋浴呀、电视呀,什么都有吧?”
  “是标准间的待遇,还是大床房呢!呵呵”
  “谢谢,呵呵,太谢谢了。”
  “看,我说我能帮上忙,你要请客!”她说话了。
  “人家小妹帮的忙好不好?”我想赖皮。
  “没有,是姐姐看到的。呵呵”小妹转着弯子说。
  “哈哈,我不管你要请。”
  “唉!好吧。这下有的内衣打头了。”我说着趁势夺门而逃。
  “坏蛋,小心我抓住你。别跑!”
  ……
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使用高级回帖 (可批量传图、插入视频等)快速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   Ctrl + Enter 快速发布  

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,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、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,只要接到合法请求,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。
关闭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